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公司消息 >

东方金钰困局:22亿债务负累 96亿库存高悬

时间:2018-11-11 08:02来源:股市分析 作者:财经在线 点击:

  “目前不存在影响公司股票交易价格异常波动的重大事项;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11月8日,作为东方金钰(600086,股吧)(600086.SH)控股股东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兴龙”)及实际控股人赵宁如此承诺。

  即使如此,作为中国翡翠第一股的东方金钰仍然被“钉”在跌停板上:自从11月2日复盘至11月9日已经6个跌停,股价从9.04元/股下跌至5.35元/股。

  东方金钰持续跌停源于公司的资产重组,从1月18日宣布至今未有新的进展,而公司控股股东的股权于10月26日被轮候冻结。此外,截至10月29日,东方金钰到期未清偿的债务本金共计21.89亿元,占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67.76%。

  东方金钰公告显示,公司1~9月份营收为24.6亿元,同比下跌64.4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099万元,同比下跌128.32%。

  “国内的翡翠珠宝市场销售明显下降,约在20%~50%之间,与国外形成反比。”奢侈品专家、财富品质研究院院长周婷告诉《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东方金钰的经营体量、销售额、门店数量等方面都缺乏优势,和其他品牌还有很大的差距。

  17亿重组悬疑

  每天早晨,穿着笼基(类似裙子)的缅甸人会从云南瑞丽的姐告口岸进入中国境内,一些小商贩会在口岸附近向游客兜售各种或真或假的翡翠饰品,大商则会到瑞丽市区的各大珠宝、翡翠交易市场去考察或者交易。

  在瑞丽市分布着新东方珠宝城、金豆珠宝广场、姐告玉城等多个大型珠宝、翡翠交易市场。以前,有在此做玉石生意的河南籍老板曾带记者去看赌石,“一刀富两刀穷三刀穿麻布”,财富被演绎得惊心动魄。

  瑞丽金星翡翠珠宝交易市场(以下简称“金星市场”)便是其一。该市场位于瑞丽市区的“金星石木文化城”之内,共有4处房产。在东方金钰的重组方案中,金星市场是收购标的之一。至于该市场的营收和利润状况如何,东方金钰未做披露,但是上述4处房产均已对外进行抵押,其账面价值为2.8亿元,作价7.86亿元。

  此外,公司还将收购瑞丽姐告金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云南泰丽宫珠宝交易市场(以下简称“泰丽宫”)等资产,上述3项资产收购价位为17.26亿元现金。

  其中,金龙房地产成立于2010年,主要对位于中缅边境的瑞丽河中国境内的月亮岛地块进行开发,实际控制人仍为赵宁。公司近年来并未实现营业收入,2016、2017年以及2018年1~2月净利润分别为-458万元、-422万元和-30万元。截至评估基准日,其账面价值为2.7亿元,交易作价6.08亿元。按照“东方金钰”计划,拟将建成包括珠宝生产加工、珠宝展览、珠宝交易、产业孵化、配套商业、旅游度假等多功能特色产业中心——姐告珠宝小镇,但建设尚需要改变土地性质及后续大规模投资。

  位于昆明市的云南泰丽宫是云南省最大的翡翠卖场之一,目前股东是华彦标(持有90%股权)和陈雪敏(持有10%股权)。根据此前公告,2015年~2017年以及今年1~2月,其营收分别为3.7亿元、6.9亿元、4.75亿元和6803万元。截至评估基准日,该市场账面价值为3796万元。

  根据工商资料显示,泰丽宫由东方金钰的实际控制人赵宁及其母赵美英在2001年设立, 2011年9月,两人以1元/股将所持全部股权转让给张杨。此后至本次交易期间,云南泰丽宫公司被多次转让。

  至于此次东方金钰缘何作价3.32亿元,预估增值率高达774.36%收购泰丽宫,一度被外界质疑,但是东方金钰并未做相关回应。

  在历经9个月之后,东方金钰在11月1日宣布鉴于市场环境变化,部分标的资产存在质押、冻结等原因,公司决定部分标的资产将不再纳入上述重组交易范围,同时公司正积极与交易对方协商优化交易对价的支付方式。“上述重组方案重大调整及继续推进,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至于涉及哪些标的,截至记者发稿东方金钰未回复采访函,实际上如今的3个标的比今年1月份公布的6个少了3个。

  瑞丽当地的翡翠经营商户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瑞丽有五六个大型的珠宝翡翠交易市场,竞争已然很激烈,尤其有的市场铺面空余本身比例就很高,因此再建设珠宝小镇这样的大型综合体不容乐观。

  据此,周婷认为上述收购的三个标的主要是交易市场,不是整合上游稀缺的原材料:“目前翡翠珠宝交易市场都在走下坡路,因此这样的收购并没有实在的价值。”

  22亿负债累累

  11月7日,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7年3月17日发行的17金钰债,截至目前尚在存续期内。据悉,该债券受托管理人为长江证券(000783,股吧)承销保荐有限公司,发行规模7.5亿元,期限为5年期,最终票面利率为7.00%。

  但是已经逾期的债权,把刚刚复盘的东方金钰推向了风口浪尖。根据公司公告,截至2018年10月29日,发行人及子公司到期未清偿的债务本金共计218,886.57万元,占发行人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67.76%。

  记者统计发现,上述逾期债务总计有12家债权人,其中包括中信信托、中铁信托等5家信托公司,以及民生银行(600016,股吧)、长沙银行等7家银行和投资机构。债权到期日集中在今年4月至10月期间。其中,华融(福建自贸试验区)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的债权最高达5.8亿元。

  “东方金钰当初可能是从信托公司等债权人那里做了质押融资,但是现在东方金钰不得不面临资金链断裂和债务逾期的局面。”信托公司研究员白云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尤其当初徐翔等投资明星的介入,让信托公司看好未来股市的上涨空间。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东方金钰”发布15亿元的融资预案,徐翔介入之后,使得公司股票创出61.44元/股的历史最高价。但是随着徐翔的入狱,东方金钰原实控人、云南首富赵兴龙因涉案被刑事判决,其子赵宁接任董事长。

  不仅如此,截至9月30日,东方金钰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共有4家信托机构,总计持有4.31%,涉及西部信托、华宝信托、长安国际信托三家公司。

  为了应对债务危机,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发行人拟同步推进债转股方案及资产剥离方案,一方面发行人将与债权人进行沟通,在发行人实际控制人不发生变化的前提下,通过引入重组方及大股东让渡等方式实施债转股;另外一方面发行人也将剥离深圳东方金钰网络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及深圳市东方金钰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等与珠宝玉石主业不相关的资产。”

  “债转股能否成功受多重因素影响,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白云称,例如四川这边有成功的如泸天化、攀钢等,但是时间一般都在一年半载左右,很难一两个月内解决。

  有证券分析师告诉记者,“这无疑给公司的重组蒙上了阴影。”现在债务危机与公司重组捆绑到一起,更是加大了不确定性,这或许是投资者互相“踩踏”导致股价持续跌停。

  96亿库存高悬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按钮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