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公司消息 >

蓝田溜了33.5亿违约债务还在 东方金钰近百亿存货或是最大黑洞|公司汇

时间:2019-02-14 15:43来源:财经新闻 作者:财经在线 点击:

  东方金钰(600086)决定暂时终止控股股东与中国蓝田总公司100%股份转让事项,但该公司高企的存货,持续下滑的营收以及巨额的债务隐患,都令云南前首富父子势必继续寻找拯救者

  《投资时报》研究员 王彦强

  一场闹剧,终于在上交所连番关注之后,草草收场。

  2019年2月12日晚间,主营翡翠玉石及黄金珠宝的东方金钰(600086.SH)发布公告称,中国蓝田未就其身份、主体资格、资信情况及收购的合法合规性提供说明及相关证明材料,经公司及实际控制人赵宁审慎讨论决定,暂时终止兴龙实业100%股权转让事项。

  外界注意到,这份发自深圳罗湖水贝工业园2栋3楼的公告,距东方金钰此前宣布实控人即将变更,仅仅过去11天。

  无论是中国蓝田,还是瞿兆玉,无论所谓的“没签字,没授权”背后是否真是部下擅专妄为,抑或只是舆论风向所指后的托词,有一点可以确定,一家陷入重大财务危机的上市公司与一个深深烙下财务造假印记的人士发生任何瓜田李下,都非明智之举。

  现在的问题是,东方金钰及其幕后实控人为何甘冒如此风险?又为何选择在这一时点?

  《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早在2018年1月19日,东方金钰就曾宣布筹划重大重组,即拟用17.26亿元拟收购公司实际控制人及独立第三方控制的相关资产。最终,这场导致上市公司停牌九月有余的重组大戏在2019年1月23日按下停止键,前后历时一年零三天。

  该公司解释称,由于在2019年1月16日,东方金钰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以及面临较大数额债务到期,且标的资产处于抵押或冻结状态,因此认为现阶段不具备继续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条件。

  实际上,这一切都与东方金钰2017年的一个决定有关。

  当年,在销售毛利率以及归母净利润双双下滑情况下,该公司决定将存货逆势增加到96.54亿元,这一额度较2016年同比增长39.61%,增幅创近5年之最。

  对于为何执意要在2017年大幅提高库存,该公司在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里表示:为确保公司的持续经营及战略储备,存货的增加非常有必要。

  但事实证明,上述解释要么是对监管层的“敷衍”,要么是公司操盘者“赌石”抄底心态的无限放大,甚至不排除那些“疯狂的石头”很可能与天价无关。

  一个值得注意的迹象是,尽管翡翠原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上涨近20倍,但在2010年后这种单边上扬态势已发生逆转。资料显示,仅2015年,缅甸公盘原石好料成交价即同比下滑两成,而品质稍次的原料价格更是下滑近五成。当年该公盘暗标成交额为5亿欧元,较上一年大幅缩水80%。

  《投资时报》研究员经过调查还发现,在其五大翡翠原石供应商中有四家身份存疑,有的甚至刚在2017年成立旋即就成为东方金钰的供应商。

  一边是财技频出,一边是公司营收增速持续下滑,截至2019年2月13日,东方金钰已有33.50亿元债务实际违约,且股价较2018年初下挫68.26%,而其实控人股权质押比例已达100%。

  显然,这家一度深受基金经理和投资者追捧的明星公司正在滑向更黑暗的深处。随着中国蓝田退场,寻找新的白马武士已成为当务之急。下一位,又会是谁?

  大幕拉开

  东方金钰的原实控人为赵兴龙,主要从事珠宝玉石生意。由于赵兴龙眼力胆量俱佳,擅长下大注赌石,很快就在业内赢得名气并攒下不菲家底。

  2004年,赵氏创办的兴龙实业借壳湖北多佳股份成功上市,同时更名“东方金钰”。“东方金钰”是中国第一家经营翡翠的上市公司,亮相不久就因其独特的行业特质引发市场关注。2011年,该公司被知名基金经理王亚伟曾经执掌的华夏大盘、华夏策略两只基金产品进驻前十大流通股东,且分别位列第一和第二名,由此声名大震。

  由于公司股价不断上涨,赵兴龙家族在2007年一跃而成云南首富。十年之后的2016年,赵兴龙儿子赵宁成为东方金钰的实际控制者。2017年,赵宁家族以70亿身家再登云南首富宝座。

  然而仅相隔一年,随着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纸公告,“东方金钰”的债务地雷终于爆炸。至于赵氏父子的财富数字,亦一路俯冲。

  截至2017年12月末,东方金钰的借款余额已达75.82亿元,累计新增借款29.39亿元。且2017年全年,公司累计新增借款占2016年末净资产的97.02%。

  出于对自身可能面临的债务危机的感知,东方金钰曾于当年11月21日向中国证监会递交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的申请。遗憾的是,该审核并未通过。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东方金钰原实控人赵兴龙曾涉及徐翔案被刑事裁决。

  2018年1月18日,东方金钰股价跌停。第二天,重组戏码正式拉开。该公司公告称,拟通过其指定下属企业以现金方式购买如下三项资产:其一,瑞丽姐告金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其二,瑞丽金星翡翠珠宝交易市场;其三,云南泰丽宫珠宝交易市场;合计约17.26亿元。不过,在债务违约的持续发酵下,此次交易计划最终流产。

  2019年2月2日,东方金钰又发布了关于“股权结构拟变化及实控人拟发生变更暨复牌”的提示性公告。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已与中国蓝田总公司在2019年1月31日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赵宁、王瑛琰拟将其合计持有的兴龙实业100%的股份转让给中国蓝田。转让完成后,中国蓝田总公司将间接持有东方金钰31.42%的股权。

  金鱼的记忆或许只有七秒,但从投资者到监管层不会那么健忘。

  中国蓝田总公司,法定代表人瞿兆玉——多么熟悉的一切。没错,正是那个被现任格力电器(000651)(000651.SZ)独立董事刘姝威以600字短文戳破其财务造假的当事公司及主事者。

  这当然是一步险旗,只可惜也是一招“臭棋”。问题是,所托非人后又直面债务危机的东方金钰下一步该如何自救。

  答案,也许只剩下存货。

  “迷”之存货

  据wind数据显示,东方金钰2014年—2016年的存货分别为47.39亿元、55.92亿元和69.15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15.00%、18.00%和23.66%。而同期该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99亿元、3.00亿元和2.51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37.2%、204.25%和-16.7%。

  而2017年东方金钰的存货为96.54亿元,同比增长为39.61%。其归母净利润为2.31亿元,同比增长为-7.83%。

  对比数据可以看出,该公司存货一直保持快速增长,而归母净利润在2015年达到高峰后增速开始不断下行。尤其是在2017年存货疯狂增长后,其对应归母净利润反而下滑7.83%。

  另外,对比该公司销售毛利率也可以发现,东方金钰2016年的销售毛利率为12.92%,而2017年这一指标已降为10.48%,同比处于萎缩状态。

  据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该公司存货依然高达96.39亿元,其中翡翠类存货88.39亿元,分别为原石存货43.84亿元、成品存货44.55亿元。

  对于翡翠原石来说,行内有句话“一刀穷,一刀富,一刀披麻布”,可见其不确定性相当高。即使是翡翠成品,由于做工不同、所属品种不同以及溢价率不同,其售价也是千差万别。

  然而,无论是归母净利润、销售毛利率的下滑亦或是翡翠本身的不确定性,似乎都无法阻档东方金钰的大肆补货行为。

  这一铺的下注时点很有问题。2018年,在经济转型升级,去杠杆、调结构的大背景下,东方金钰的营收进一步下滑。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按钮
------分隔线----------------------------